万林资讯

万林资讯 > 财经 > 传播政治经济学视角下媒介用户的数字劳动解读

传播政治经济学视角下媒介用户的数字劳动解读

online_member 发表于 2019-11-01 14:53:42 | 阅读: 4933

资料来源:视听,第10期,2019年

摘要:在web2.0的背景下,新的媒体形式和媒体使用催生了新的经济模式和劳动形式。不同于马克思政治经济学中传统的雇佣劳动概念,媒体用户的内容生产和使用行为也是生产性的,具有巨大的剩余价值创造空间。作为信息共享、传播和获取的平台,《知网》呼吁用户为内容制作贡献个人劳动智慧,使用户的数字劳动成为互联网资本吸收剩余价值的新途径。

托夫勒在“第三波”(Third Wave)中预测,随着数字信息产业的发展,互联网用户将越来越多地为企业承担生产劳动,生产者和消费者之间的界限将变得越来越模糊。后来,达拉斯·斯迈思(Dallas Smythe)在1977年提出了著名的“受众商品理论”,指出看电视的受众实际上是一个关注媒体工作的过程,媒体将受众作为商品卖给广告商,从而将受众的话题重新置于政治经济学的语境中进行讨论。

从传播政治经济学的角度来看,传播媒介是市场体系的核心。作为“社会生产工具”和“经济生产工具”,媒体承担着意识形态输出和资本扩张与增值的双重任务。在这个过程中,数字媒体用户作为“活跃的受众”,自愿参与商业意识形态驱动的自由制作活动。这些“数字劳动”已经成为媒体创造资本的重要生产力,也构建了一个全新的数字资本价值体系。

一、劳动力生产与需求:了解互联网用户劳动力的商业化路径

斯迈思认为观众的劳动生产可以分为两种类型:一种是劳动生产,另一种是需求生产。这两种不同的生产方式也在资本的作用下商业化了。对于智虎用户的数字劳动,一方面,他们利用自己的经验和知识来制作内容;另一方面,媒体平台也分析和挖掘用户的使用习惯和偏好,并出售给广告商。用户劳动的商业化就是在这个过程中完成的。

(一)劳动力生产:内容的自由贡献

截至2018年8月底,智湖注册用户已超过2亿。它的用户分布广泛,在各行各业数量众多。从教师和公务员到古脊椎动物研究所和卡丁车司机,各行各业的主要玩家都加入了智湖社区的问答团队。因此,智虎以深度问答的定位聚集了大量受过高等教育的网民和行业精英,同时,智虎的用户协议明确规定:“为了促进知识的共享和传播,用户将授予智虎免费、不可撤销和非排他性的许可,使用智虎发布的所有内容。智虎有权使用智虎各种形式的产品和服务的内容,包括但不限于网站、已发布的应用程序或其他互联网产品。”这也意味着用户正在知识社区中积极贡献他们的劳动力和工作时间,试图传播新的思想和内容,所有这些数字劳动成果都被媒体资本纳入商品范畴,成为剩余价值的来源。事实上,互联网用户信息内容的创造过程是一个异化的劳动过程。数字资本通过寻找与劳动者的“协议”,自发地号召大量网民加入劳动生产过程,这也显示了数字劳动商业化的不争事实。

(2)需求生产:准确的广告

用户对智虎的使用和依赖创造了巨大的流量,无形中为企业创造了品牌效应,吸引了众多广告商的投资。通过大数据、云计算等手段,用户在平台上花费的时间和操作行为被纳入数据分析的范畴,从而被分成具有不同标签和需求的群组,由媒体资本打包出售给广告商。

2016年,智虎成功推出组织编号,邀请各类知名企业和单位进入。其中爱知汽车(Aichi Automobile)作为智能电动车公司,在智湖拥有数百名工程师,他们与用户分享汽车和新能源领域的知识,并与用户进行在线互动和交流。这些科普节目吸引了大量汽车爱好者的注意力,实际上已经成为一种软广告,扩大了自己品牌的影响力和吸引力。

此外,智虎通过对用户信息及其使用行为的深入挖掘,在其页面中植入了大量广告,并在广告下方的筛选功能中设置了不同的选项,包括“产品不感兴趣”、“材料质量不高”、“虚假广告”等。,以便更深入地了解用户的需求和偏好,并进行准确的推送。这是数字时代利用媒体资本的一种无形形式,即通过提取用户个人信息和使用数据来获取剩余利润。

二、web2.0用户劳动分析的特点

(一)工作娱乐方式

在web2.0的背景下,数字媒体试图通过有意呈现用户媒体体验的娱乐和再创造,以数字劳动的消费来覆盖其生产力。值得注意的是,这种愉快而自主的劳动形式无法隐藏其核心。《知网》等平台提供的数字技术和社交网络是聚集用户的“免费午餐”。在这种自主和自觉的劳动过程中,生产活动和心理愉悦高度融合。用户似乎享受到了免费的互联网技术和服务,但事实上,他们在意识形态的掩护下进一步完成了被资本利用的过程。

(二)劳动时间和空间的泛化

不同于传统的局限于工厂和固定工作时间的劳动,数字技术的发展已经清理了工作和休闲之间的界限。社交活动、休闲娱乐、经验分享等。最初属于私营部门,都包括在资本积累过程中。“垄断资本主义下没有休闲”。web2.0时代的用户一天24小时从事劳动生产,家庭和社会等各种场合也被异化为价值生产的车间。

(三)劳动剥削的激化和隐蔽

在数字经济时代,劳动关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。传统的雇佣关系正在转变为服务或交易关系,但这并没有改变价值开发的本质。网络资本创造了各种美丽而自由的意识形态话语,但并没有改变隐藏在其中的资本逻辑。与此同时,工人的身份无法得到合理承认,他们的权益和保护难以实现。因此,在web2.0时代,劳资之间的对立关系并没有真正消除,而是变得更加隐秘和具有欺骗性。

三.用户参与数字劳动的动机分析

(一)“自由”与“平等”:意识形态话语的呼唤

在数字经济时代,数字劳动已经被异化为一种新的霸权。韦森·曼佐罗(·曼佐罗)提议,主要互联网公司以“自由”、“平等”和“分享”的名义,号召网民参与数字内容的制作。⑦他们试图通过意识形态包装使劳动剥削合理化。例如,智虎提出的“与世界分享你的知识、经验和意见”口号,旨在营造一种民主参与的新文化,吸引用户自觉参与数字问答平台的参与和建设。因此,我们应该在技术光环的掩护下关注web2.0的商业思想核心,防范数字资本主义对个人生活的无形渗透。

(二)“使用和满足”:获得知识和身份的需要

首先,互联网企业凭借其技术垄断形成了巨大的用户市场。用户似乎有选择的自主权。事实上,在“社会孤立”的胁迫下,他们不得不使用特定的媒体来满足融入群体和完成自我认同的需要。其次,作为高质量问答社区的代表,智虎的答案覆盖社会各界,注重个性化和简单的答案,以满足大多数用户获取知识和拓展体验的需求。最后,对于受访者来说,与传统问答网站的加分相比,智虎用户对答案的赞美、转发和评论可以带来极大的满足感,受访者的个人价值在知识型社区得到了体现。这些“诱惑”扩大了网络空间的政治和文化功能,减少了资本生产的隐藏逻辑,并使数字工作者自愿加入生产行列。

四.结论

目前,随着媒体内部资本再生产需求的不断扩大,互联网对用户参与的依赖进一步加深。媒体资本依靠技术垄断和商业意识形态建设,将用户的生产活动、数据和社交网络等资源的使用与价值生产紧密联系起来,形成数字经济时代资本主导的技术“霸权”。当我们沉迷于互联网技术发展带来的全新文化景观时,这种以“自由”和“共享”为名的新型数字资本主义值得我们观察和警惕。

注意:

①美国[]阿尔文·托夫勒。第三波[米】。Trans。黄明健。上海:三联书店,1984:372。

②达拉斯·沃克·斯迈思。通讯:西方马克思主义的盲点[。加拿大政治和社会理论杂志,1977:3。

③麦切斯尼,r. w .媒体的政治经济学:持久的问题,新出现的困境。纽约大学出版社,2008:14。

④赫布莱怀特、威廉·亨宁果酱。"“作为生产资料的通讯资料”修改.". 2012。

(5)黄在生。数字劳动与马克思劳动价值论的当代扩展[。中国社会科学杂志,2017-04-24。

⑥fuchs。数字劳动和卡尔·马克思·[。伦敦:routledge,2014。

⑦manzerolle.v .动员受众商品:无线世界中的数字劳动。蜉蝣:理论amp;组织中的政治,2010:455。

(作者:湖南师范大学)

上一篇:“稳”字当头!要解决就业难,这个“牛鼻子”得抓住
下一篇:杭州外卖小哥拆电瓶技术一流 但多一门技能可能也不是啥好事……

热门资讯

猜你喜欢